冰淇淋球

千秋的LFT☆

偶尔写写文放放图
不善言辞,矛盾胆怯
修习中

岁月的歌谣在空中飘荡,记忆的片段在脑中清晰。

那场大战,并不如意。

后来......是怎样的收场?

血液的气味沉重。

“安因,我们是搭档对吧。”他这样说,然后微笑,“我的尸体就麻烦你了。”

然后......是怎样的结果?

他对上了鬼族。

“——再见了。”


评论
热度 ( 5 )

© 冰淇淋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