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淇淋球

千秋的LFT☆

偶尔写写文放放图
不善言辞,矛盾胆怯
修习中

【ES/薰奏】溺水之鱼

CP:羽风薰 x 深海奏汰

关键词:寒冷 雨夜

(来自薰奏主页的粮仓活动)


来这边除除草~

试着写了又急又气又体贴的薰薰,和被温柔对待的奏汰。

标题是临时想到敲上去的,算开放性理解吧不用太纠结。

讲真,好久没写文把握不好分寸,文风变化也很大。

掺了点私设,顺便奶一口这两人搭过临时组合追忆3同框。

※※※※※※※※※※※※※※※※※※※※※※※※※※※※※※※


不知从何时起开始下的秋雨,似乎愈发有瓢泼成灾的趋势。

天知道现在是几时几分。在伸手还算能见五指的音乐室里醒来,天空诡异得像世界末日一般。即使掏出手机想查看时间,映入眼帘的,也无非是连自己的脸都看不清的漆黑。

“啊——居然没电了……”

如此哀嚎了一声的羽风薰一边思考有女孩子发来消息的可能性,一边整理UNDEAD在下周S1上所需的部分文件。

分明上午还是艳阳天,现在却大风大雨气温骤降。虽然不是很乐意,但今天还是早点回家吧。

于是这么想着的记忆力应该算绝佳的男子高中生——羽风薰,在穿好外套打开书包看到入场券的一刹那,终于想起了什么,并觉得今天可真是——

“糟糕!”

惊呼过后,羽风飞快抓起包和伞冲出房间。

他想起了这么一个放学后本该触发的事件——和深海奏汰去出校门左拐过两个路口那条街上的一家咖啡店。今天是海洋主题限定周边发售的最后一天,那个人无论如何都想再去一次。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奏汰多半已经自己过去也可能已经回家,或是还在学校——那么他最可能待的也就那么几个地方——总之去确认一下比较好。然而,跑了几个房间都找不到人。

羽风薰转头望向窗外发现雨势已经收住,这个时候出门不必担心即使撑伞也依旧湿一身。

可为什么还是有种隐隐的不安?

……

不是吧……

就这么怀揣着本该否定掉的想法往楼下一瞥,正好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悠悠地挪出喷水池。

“这家伙在干什么啊!”

被惊出一身冷汗的羽风薰匆匆下楼跑向水池,雨幕中,深海奏汰正跪在地上擦拭着脸上的雨水——虽然只是徒劳。而撑着地面的那条手臂也在微微发颤。

在听到急切有力的踩水声和呼喊自己名字的熟悉声音后,浑身狼狈的人转过头来,将阻碍视线的发丝别到耳后,笑着打了声招呼。

“薰~ 好巧啊~”

这声音,这语调,简直就像现在不是阴雨绵绵而是晴空万里,两位高中生在校门口偶遇一般。

“巧什么啊!”

羽风薰气笑了,撑伞上前挡雨拽住奏汰的手臂一把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

所有动作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却没想到对方站不稳,直接扑进了自己的怀里,这一愣神的工夫差点失手让人跌回去。

“下周一可是……喂!奏汰!醒醒!还好吧!?”

本来打算训一顿的羽风见怀里的人软趴趴地靠着自己没有丝毫反应,以为受凉晕倒便慌了起来。

下周有S1级别的Halloween Party,这种大型梦幻祭决不能出任何意外。担心他身体状况的情绪大于责骂雨天还泡在喷水池里的怒火,羽风薰决定先把人拖回室内。

就在这时,闷闷的声音响了起来。

“……在这里等薰的时候下雨了……噗咔~噗咔~很舒服,没想到突然‘哗——’地下得超——大。”

或许恢复了力气,奏汰稍稍站直了些,抓紧热源背部的衣服贴得更近。不顾因他的动作而僵直了身体的羽风薰,奏汰缓了口气后继续道,“薰,别生气……我想出来的,可是被水草抓住了,啊呜呜——”

奏汰湿漉漉的脑袋搁在自己肩上,说到最后还讨好似的蹭了蹭。蹭得羽风无法放松自己的身体,还有——

“薰的心跳……好快……”

“什、还不是被你吓的。说起来,你那是腿抽筋了吧,现在怎么样?”

“没事了~ 我去看看鱼儿们。”说着松开手就要往自家社团的活动室跑去。

羽风薰眼疾手快地把人抓回来并告知自己确认过了那边没事,然后轻轻叹了口气,道:“来,奏汰,拿一下。”

闻言,浑身湿透的年轻人疑惑地接过递来的伞,然后看着他脱下外套给自己披上。

“……你会感冒的。”

羽风无所谓地挑了下眉表示不会,把顺手拿来的毛巾盖在奏汰脑袋上一阵蹂躏,弄得奏汰刚想说出口的“谢谢”变成了控诉。

见奏汰没了之前病恹恹的神色,便停下这看似欺负的动作,在手刀劈下之前抢先截住了攻势。

羽风半开玩笑地说这是惩罚。

然后——

“……对不起,活动赶不上了。”

奏汰眨了眨眼睛,收回自己的手,又在空中停了停,最终轻轻揉了揉薰的脑袋,笑着说:“薰真是好孩子啊~乖~乖~没事的。”

“真是……我可不喜欢被男生摸头。”却也没有特别想躲闪的意思。

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赶紧让奏汰换掉湿透的衣服,相比之下去自己家是最快的。在“可能被在家的父亲训一顿”和“要是奏汰病倒了该怎么办而且我快冷哭了”之间,并没有做太多纠结,怎么想也是后者情况更严重。到家后,才从姐姐那里得知父亲出门应酬今天不回来,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折腾了一天,羽风实在累得不行,强硬地将不想洗热水澡的奏汰推进浴室后便靠坐在门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天,顺便监督他避免泡太久。

羽风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事。只是那个时候,奏汰的身边还没有千秋,没有流星队,也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和羁绊。忘了是听谁说起,深海奏汰这个人很稀奇,稀在出众的才华,奇在缺失身为人的某一部分。那天,大概一年前的今天……不,或许更早一些。也下着雨,不过是在海边,他确确实实地感受到——

夜里的海有着比噬人鬼魅更令人惧怕的姿态,尤其是在风雨交加的夜里,染墨般的海水不断冲刷着岸边的沙滩,风喧嚣着携起海浪一层接着一层,举高,摔下。

找到奏汰的时候,他正踱步走向这样的大海,海水没过了膝盖也没有停下的意思。凭羽风薰对他的了解,这并不是什么自杀行为,只是这画面让人过于心悸。

奏汰不常与人交流,不会与人争辩,对危险的感知略显迟钝,必须有人在身边拉一把。再后来看到他额头上那块渗血的绷带,也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对方即使说不疼,笑容也是没有融进眼里的。

明明不会魔法,却被称为怪物。明明没有伤天害理,却被定为十恶不赦。明明是自己的人生,却要按照别人的剧本演绎。

被误会,被伤害,被公开处刑。

羽风薰犹豫着是不是该耐心地安抚奏汰,摸摸他的脑袋夸他是好孩子,然而身体先一步动了起来。

那是曾经姐姐经常对他做的事,后来竟也成了奏汰的习惯。

想到这里,开门声打断了回忆。被突如其来的羞耻感淹没的羽风薰快速地冲进浴室关上了门,留下堪堪退出门外的奏汰一脸茫然。

等羽风洗完澡出来时,奏汰早已抱着寄放在这里的海龟玩偶缩成一团陷入梦乡。

像小孩子一样。

放轻动作在床沿坐下,羽风薰探了探自己的额头,正常。然后又往床中间挪了挪,一手撑在熟睡之人的身侧,伸手附上对方白净的额头,也没发烧。

就着这个姿势近看奏汰那柔和的睡脸,羽风薰忍不住伸手捏了两下对方的脸颊。

比起以前,确实长肉了。

当他沉浸于手上温软的触感无法自拔的时候,睡梦中的奏汰估计是被弄烦了,“啪”地挥开那只扰人的手,抱着海龟翻个身继续缩成球。

羽风薰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不对劲,于是一个打滚贴上冰冷的墙壁试图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惜似乎没什么用啊……

以及,手好疼。

 

※※※※※※※※※※※※※※※※※※※※※※※※※※※※※※※

这篇的时间线意外地能跟游戏和现实的对上,挺好。

中间修改了几个场景也克制住了想写一年前英智对奏汰的心,继续等晶老师搞事。

莫名地喜欢羽风家的姐姐,所以一定要让他们去薰薰家!

其实本来姐姐的戏份也蛮多的,怕写不好就又删掉了。

热·水·澡那里应该有♂车但我不会开。


“不会魔法却被称为怪物”出处:『風雲絵巻 風雲児第二話』奏汰的独白

原文是:

『ぼくたち』には、『まほう』はつかえませんでした。『ばけもの』みたいに、よばれたけど……


“剧本”的说法来自追忆2,哪一话忘了懒得找


评论 ( 2 )
热度 ( 85 )

© 冰淇淋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