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淇淋球

千秋的LFT☆

偶尔写写文放放图
不善言辞,矛盾胆怯
修习中

【ES/薰奏】别有用心

部分梗来自龙宫城剧情。

小哥哥属于晶老师,OOC属于我。

※※※※※※※※※※※※※※※※※※※※※※※※※※※※※※※※※※※※

羽风薰知道自己对深海奏汰很好,至于好到什么程度,一旦细究起来,连本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比如说,奏汰邀他去海边散步,无需撒娇的语气和动作,只要再重复一次“想去”,最好加上“只想跟薰一起”,自己便会答应下来。

更何况奏汰从来都不会向他撒娇。

曾经想过是否太迁就他所以拒绝过几次,最后毫无例外地因为罪恶感而主动补偿。

想来确实奇怪,明明不是女孩子,为什么要待他如此特别?因为奏汰看起来性别不明?或是因为他是重要的朋友?

前者对奏汰过于失礼,后者倒是合情合理。

合情合理……吗?

坐在喷水池边的羽风薰转头看向趴在池边枕臂小憩的奏汰,调整了下位置继续给这位“重要的朋友”挡太阳。

就在约摸十多分钟前来找人,却发现他上半身直接挂出池子双臂垂下来,一副遇难的模样,吓得羽风赶紧跑过去查看情况。

结果只是普通的睡着了而已。

推了推人,好心劝他要睡去校医室或社团,结果对方嘟嘟囔囔像吐泡泡一样说了些什么羽风倒是没听清,只觉得似乎遭到控诉。也可能是之前的姿势确实硌着难受,奏汰收回两条水迹微干的胳膊缩缩身子缩缩腿,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姿势。

不得不说多亏薰,奏汰睡得格外舒坦,整张脸都在阴影下不会被晒得难受。而暴露在空气中的白色衬衫渐渐被太阳烘干,仍未干透的部分还贴在身上,原本若隐若现的皮肤在阳光下尤为明显。

视线滑过被光线勾勒出的腰身往上移,落入眼中的,是领子和发尾间那段被自己影子盖住的脖颈。

羽风微微侧身,阳光便将奏汰的脖子镀上一层天使羽翼般透亮的光。与此同时,皮肤上的水珠也被瞬间点亮,闪闪发光的样子像极了晴空之下跃出水面的海鱼的鳞片。

倘若伸手触摸,想必也是一片冰凉湿滑吧。

就在要将想法付诸于行动时,他听到了奏汰的声音:“薰,明天会来参加‘社团活动’吗?”

由于太突然,甚至有那么一秒的时间以为对方在说梦话。

“你早就醒了吗?”像是做坏事被戳破,羽风薰不由地心虚。

“唔嗯嗯……受到惊扰的‘鱼先生’是不会回到原来的‘地方’的。”

“啊?哦,是嘛。”含糊着应了声,算是告诉奏汰他有在听。

“薰。”

透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奏汰睁开了双眼。从薰的角度看过去,长而微翘的睫毛像黑亮的羽毛,小心地护着半露的翠绿玉石。

“嗯?”

“明天,会参加‘社团活动’吗?”

“当然。正好明天没有特别的安排,而且再不出现,小飒马会提刀追杀我的。”

“飒马是好孩子,不会的。‘’像是为刚才的结论做最后的确认般顿了顿之后,奏汰说,“那‘约’好了哦,薰 ♪”

方才还软软地趴在池边的奏汰直起身子,带起水面上的一片涟漪。他弯了弯柔和的眉眼,头顶的呆毛也随着主人大幅度的动作悠悠晃晃。

羽风薰匆匆收敛目光,默默掐灭心里那团想揪呆毛的小火苗。

然后开口道:“嗯,来拉钩。”

“拉钩?”

原本近乎眯成缝的双眼突然睁大,翠绿的宝石映着午间高调彰显自身存在的阳光,闪烁着鲜活明亮的色彩。羽风才刚捕捉到对方眼神中的那丝诧异,便看到了他满目的跃跃欲试。

面对奏汰孩子气的反应,羽风总是出奇地耐心。不禁好奇在自己的诱导下,对方愿意跟随到哪一步。

“是定下约定的仪式。以前应该也有做过吧?就是这样……对,然后勾住小拇指说‘说谎要吞千枚针’。”

听罢,奏汰笑了。新鲜地晃了晃两人勾在一起的手,说:“薰‘说谎’的话就要吞下一千根‘鱼刺’~♪”

“好无情!不过哪个都很痛就是了。”羽风半开玩笑地抱怨了一句,然后摁上对方湿漉漉的大拇指。

是微凉的触感。

如果停留的时间再长些,各自的体温或许能通过相抵的指腹相互交融,稍加体会甚至能感受到血脉的跳动。

然而,像是怕自己那点萌芽的小心思会顺着细小的血管,随着血液流入对方的心脏,羽风薰很快就放开了手。随后丢下一句“等会儿还有约会我先撤了不然要被拖去练习”,便迈开长腿准备翘排练。离开前还弯腰戳了两下池里那条蓝色大鱼的呆毛,差点被泼一身水。

“你又养了不少新的鱼啊奏汰。”羽风薰沿着水箱慢悠悠地踱步观察,居然有点逛水族馆的味道。

正坐在桌边开着台灯捣鼓东西的海生部部长闻言鼓了鼓腮帮子:“……那是因为,薰很少来‘这里’。就算是最近来的‘鱼先生’,也是一个多月前的。”

“有空的话我还是会过来的,真的真的 ♪”羽风薰好玩地叩叩面前的水箱,一条刚凑近玻璃的小箱鲀便慢悠悠地像直升机般直直地往下降,“话说回来,小飒马呢?”

“那孩子今天有‘组合’的排练。”奏汰头也不抬,继续折腾手里的东西,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在“咕噜咕噜”的世界里异常明显。

羽风薰凑近看了看,是在修一只机械安康鱼。

那是先前海生部去水族馆时玩游戏得到的奖品。只要放到水里,鱼身上的发光器就会亮起来。

刚拿到那几天奏汰几乎天天带着,就算放入喷水池放进水箱,也会在一边“噗咔噗咔”地乐好久。

“这个哪里坏掉了吗?”薰挪了张椅子过来坐到对面,顺手帮奏汰将台灯调到不太伤眼又能看清的亮度。

“好像是跟‘鱼先生’玩的时候,有‘零件’被撞松动了。可重新拼好后也不会亮,啊呜呜……”

不知该问“为什么要把它跟那些奇怪的鱼放在一起”还是“到底哪条鱼这么凶残”,羽风薰干脆开口建议:“让我来试试吧。”

“那交给薰啦~”

接过安康鱼残骸和杂七杂八的部件,羽风薰开始检查每个细节,一抬眼便见奏汰睁着大大的眼睛,眼珠跟着他手上的动作左转右移,那副认真而紧张的模样实在令人忍俊不禁。

“啊!”

突然间找到了问题所在的薰惊呼一声,然后拿起桌上的灯在地上照了片刻,便捡起一块金属片,轻轻地安到玩具鱼内部空出的部位。

最后“咔嚓”一声合上鱼身把修好的鱼交还到奏汰手里:“来,试试看。”

“好~♪ ”

果然是因为碰掉零件而不知情的缘故才无法修好。

装上缺失的部分后,被放入水中的安康鱼总算“活”过来了。

看着面对“伙伴”一脸满足的奏汰,看着他满脸笑容地对自己道谢,看着他伸出手轻抚自己的脑袋说“要给好孩子奖励”,只觉得自己的心似乎也被什么填补了空缺。

也许是气氛太好,也许是某个念头早在脑海回转千百遍,羽风薰深深地望进奏汰眼里试图探寻他的心,仿佛暗夜恶魔般低哑着声诱人堕落:“比如 kiss?”

“‘Kiss’?好呀~♪”奏汰似乎并没接受到这带有危险信号的电波,只是偏了偏脑袋后如此应道。

说罢搭上薰的肩膀稍稍垫脚,十分爽快地吻上了他的额发。

结果被吻的那一方有些无奈地表示他所指的kiss不是刚才那样,奏汰疑惑:“那应该怎么做?”

沉吟片刻,薰轻快地建议道:“我来教奏汰吧”,而陡然加速的心跳令他清晰地意识到自己有多紧张。

“唔唔唔,薰要求真多。”抱怨归抱怨,奏汰还是依言闭上了眼睛。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挑起对方鬓角的一缕柔滑发丝,又任凭它从指间溜走,然后看似不经意地擦过耳后的敏感带抚上对方的脸颊,惹得奏汰瑟缩了一下,颤抖的睫毛像意欲展翅的蝶。

细细端详眼前人的脸庞,或许连薰自己都不知道此刻的眼神饱含着怎样的情愫。

最终,目光停留在那因光线显得略失血色的薄唇上。

原本两人就站得近,身高差也仅此两厘米。羽风薰微微欠身靠近,小心翼翼地缩短着两人的距离,直至唇与唇之间仅隔一纸空气。

整个世界安静得只剩下缓缓的水声和彼此轻浅的呼吸。

时间静默两秒,却什么也没发生。

他羽风薰多聪明啊,当然会把现在过于顺利的进展归为“奏汰的误解:薰在跟我开玩笑”。如果贸然吻上去,大概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被丢到大海里喂鱼吧。

活动室内灯光幽幽,在奏汰超脱世俗的姣好面容上映照出一层水纹,让人有些捉摸不清。

而羽风薰却将自己的心思看得透彻。

是啊,他喜欢奏汰,是要让这人的所有色彩一滴不漏落入心中的喜欢,是愿意将自己的自由任对方支配的喜欢——但奏汰并不会囚禁他的自由。

谁都知道羽风薰是个什么性子——如风般无拘无束,如风般随心所欲,做事要合乎什么情合乎谁的理他一概不管。

可奏汰呢?他怎么想?

说不准到现在这人还满心想着晚饭吃什么鱼……

“!!!!!!唔啊————”

磅!

“唔嗯……”

思绪乱飞的羽风薰在余光瞥到一团黑影时转眼一瞧,竟看到有条怪鱼对着他张开大口露出满嘴利牙。由于视觉冲击过于强烈,失声惨叫吓到奏汰的同时,因一个后退导致后脑勺撞到身后的水箱。

“听‘声音’,很疼的样子……让我看看。”

见羽风薰捂着撞伤的地方痛到蹲下身子,奏汰也跟着蹲下查看伤势后安慰般地理了理微乱的发丝,然后像哄小孩子似的说着“痛痛都飞到‘海龟先生’那里去吧~”

“可是海龟先生不会很痛吗?”

“没事!‘海龟先生’有坚硬的‘壳’,比薰强壮 ♪”

好像没什么不对,可又觉得自己被嫌弃了一番,薰一时无语。

奏汰察觉薰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眨眨眼睛似乎有了主意。

唇上柔软的触感令羽风薰有些愣神,在反应过来之前听奏汰如此解释道:“这是安慰的‘kiss’~♪”

就算是这样的亲吻,奏汰的表情依旧与往常无异,而薰却只觉得脸上发热。

太不公平,应该让他也染上跟自己同样的温度和色彩才对啊。

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着实连自己也感到吃惊,那就全当是因为方才撞坏脑子了吧。

羽风薰无声叹息,伸手抓住对方的肩覆身而上,对着弯起弧度的唇吻了下去。

奏汰没料到他会来这一出,瞬间失去平衡往后倒,情急之下一手抓住薰的手臂,另一只手堪堪撑住了地面。但支撑两人的重量到底还是有些吃力,于是薰也腾出一只手帮忙分担。

还没等人松口气,薰便松开对他另一侧肩膀的钳制,修长的手指轻巧地滑过奏汰的手背,搭住他那条僵直着的手臂,若即若离地触碰里侧敏感温软的肌肤,像条细蛇般向下缓慢爬行,感受着对方一阵阵轻微的颤抖。

“?!!Xu……唔嗯……哈……”

不同于先前短暂分开后又再次贴近的简单触碰,薰在堵住奏汰的话语后,轻咬着他的下唇,试探着侵入狭小的空间,共享所有空气。

薰知道奏汰讨厌缺氧,因此将节奏把握得刚刚好。强势、不容抗拒,却格外细致。

而那只作恶的手滑过后肩,转而像安抚受到惊吓的猫咪般,温柔地揉捏奏汰的后颈和背部,令人发出舒适的轻哼。每一声,每个音节,都像诱人触礁的海妖的歌声,险些让薰失控。

待人完全放松下来之后,薰才搭住他的后脑勺继续加深这个令人意乱情迷的吻。

渐渐沉溺于海浪中的奏汰有些支撑不住,下意识地双手攀上对方的后背,而薰却带着他倒向冰凉的地面。

慢慢抽出护住奏汰后脑的手,薰微微起身离开那泛红的唇。还未回过神的奏汰半张着口露出一小截舌头,眼中一片氤氲闪烁着迷人的光,诱惑薰再次覆身深吻。

最后奏汰有些受不住地侧过脸躲避,暴露在视线下的脖颈宛若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被幽蓝的光线雕刻得深浅分明。薰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着奏汰那些松散的领带结,微乱的呼吸喷在皮肤上惹人发痒。

至直奏汰推开他支起身问“怎么了”,才轻捏起领带末端虔诚一吻。

“……没什么。”

※※※※※※※※※※※※※※※※※※※※※※※※※※※※※※※※※※※※

让我再啰嗦几句:

因为家里的情况加上平时喜欢和女孩子约会,还有后来想法上的转变,所以我所理解的薰薰是个可以温柔到极致的人。

不会写 kiss 的我潜意识地避开这个情节,但又十分想写导致整个节奏偏离了最初的设想……

所从从海龟先生那段开始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鬼(生无可恋)

以及小小地尝试了一番晶式夸颜和镜花式描写,结果自己都搓着胳膊抖三抖hhhhhhh

评论 ( 6 )
热度 ( 91 )

© 冰淇淋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