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淇淋球

千秋的LFT☆

偶尔写写文放放图
不善言辞,矛盾胆怯
修习中

ES/奏あん 脑洞整合

写不来乙女只能瞎写小段子


待奏汰换好衣服掀开试衣间的帘子出来,安子掩不住兴奋,迫不及待地让对方坐到自己对面,为他戴上付有角及耳的装饰物。
“奏汰学长,把你的下巴放上来看看吧。”
见安子将双手捧成花朵状举到自己面前,奏汰有些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在小姑娘的“果然好可爱”的惊呼中,奏汰莫名有些羞恼,便抓住脸颊两侧的手腕,鼓了下腮帮子后沉沉地喊了声“安子”。
异于常态的气氛瞬间膨胀又突然消失,奏汰还是那个她最熟悉的样子,只有手腕上的力道令人感到陌生。
但很快他便松开手,转而温柔地摸了摸安子的脑袋,笑着说道:“就算是羊,急起来也是会咬人的。”

————————————————

安子累倒住院后,奏汰去探望顺手捎了本《DEEP》。聊了一会儿把安子哄睡着后发现她枕头底下放着本图册,上面画着不少新的舞台和服装设计图,才知道安子即使住院也没好好休息。
待安子醒来,奏汰早就回去了,之后她注意到图册里多出了一张婚纱设计图。

————————————————

借梗:类似花吐症的人鱼化病症
跨过初夏,天气转热,偶尔暴跳至32以上的数字令人不禁想侵害太阳的生命安全。
坐在海水中的安子脱下围在脖子上的丝巾和手臂上的长袖套,露出的不是未经日晒的白皙皮肤,而是一层本不该属于人类的鱼鳞,在阳光下显得有些不真实。现在它们正慢慢地,以几乎不可察觉的速度离开小姑娘的身体。尤其是海水接触到的部分,奏汰看到有鳞片掉入水中,发出轻微的“啪嗒”声,却差点盖过她那句“你会觉得可怕吗,前辈”。
奏汰抬头望进安子的眼里,那里泛着点因疼痛而起的水光。
“别怕,没事的。”
安子听见奏汰如此说道。

评论
热度 ( 5 )

© 冰淇淋球 | Powered by LOFTER